香哈网:互联网企业也需要传统思维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8-07 23:23

  初秋的傍晚,在位于北京五环外的中关村000931股吧)东升科技园的三大间办公室里,80余名年轻人仍面对电脑紧张忙碌着。办公室虽有些拥挤,但场面井然有序。出生于1985年的田金涛说:“我是整个团队里面年龄最大的。”

  翻一翻《主办券商推荐报告》,果然,其他几位合伙人竟然大都是1989年出生,公司第二大股东、CTO胡云彤甚至是一名90后。就是这样一个只集合了85后和90后员工的企业,十天前,刚刚实现了在新三板挂牌,名为香哈网。

  约见香哈网CEO田金涛那天的大半个下午,他接受了几家媒体的联合采访。十天里,他接待的媒体恐怕要比之前打拼4年遇到的媒体加起来的数量还要多。那段时间,埋头做事是重中之重,回首过往4年,他甚至有些唏嘘。

  2015年9月15日,是田金涛事业发展中的一个重要日子。这一天,香哈网成为国内首个登陆新三板的菜谱美食社区。

  资料显示,这家成立仅4年的企业,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,主要为用户提供菜谱和自制美食分享的网络社区平台,并提供互联网周边服务。公司的产品是以菜谱为中心的美食交友社区,包括香哈网、香哈App以及微信公众号“香哈菜谱”。自 2012 年社区上线以来,经过几年的积累,香哈菜谱社区已累计为 4 亿人次提供学做菜服务,截止 2015 年 5 月底,公司已发展成为日均活跃用户 111 万的社交平台,为用户创造了一个美食分享和交流的网络社区,兼有工具和交友的双重功能。一方面,香哈菜谱社区以超过 50 万道的在线菜谱提供量,满足了用户学做菜、做好菜的特定需求,起到“工具”的作用;另一方面,用户可以将自己所做的美食以及制作原料配比、制作过程等等,通过社区详细地分享出来与他人一起交流,形成以“美食”为共同兴趣的圈子,起到“交友平台”的作用。

  宋新慧是一位全职妈妈,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处理孩子的饮食起居,时间久了,如何做一顿花样翻新、健康又营养的饭难免成了她的烦心事。去年和几位妈妈聊天的时候,大家同病相怜,有人推荐香哈网,很快宋新慧成为了这个网站的忠实用户。她自己虽然不喜欢发图片晒菜谱,但别人的分享给了她很多的乐趣:“有些图片一看就让人很有食欲,有些食材的搭配也是自己不太会想到的,看着那些翻新的花样就觉得有意思!”她觉得,香哈网上的食材相克、养生健康也非常实用。

  像宋新慧这样的用户在香哈网上正快速增长。田金涛说,申请登陆新三板给香哈带来了一次新的机遇,包括品牌推广。近一段时间,香哈网及“香哈菜谱”App日均活跃用户已经接近200万,社区互动性在进一步提高,而且香哈网所提供的优质用户体验,也一直在各类应用商城保持了五星好评。随之而来的是团队人员快速扩充,最近3个月,香哈员工人数由20多人迅速增加到了80人。对20多人的团队而言,大家彼此了解,扁平化管理可以发挥出最大的协同作战效率。但随着人员的扩充,各方面的沟通成本逐步加大,规范化管理需要提上日程,同时,人力成本的提高,也使得公司“赚钱”的需求更加迫切。“香哈发展到一定阶段,想继续突破,就需要插上资本的翅膀。”田金涛毫不讳言,香哈选择新三板,而不是面向风投机构直接融资,除了认为新三板是一个更宽广的融资平台,更重要的则是要借此规范公司治理。因为新三板对挂牌公司的信息披露要求比照主板上市公司进行设置,这势必要求提高公司的管理水平,从而促进企业的规范管理和健康发展,香哈也会获得更高的企业社会信用度,聚拢更多的人才资源,增强企业的发展后劲。

  绝大多数的创业都不会一帆风顺,包括如今的互联网巨头腾讯。曾有一段时间,马化腾与合伙人曾李青东奔西走,想将腾讯卖掉,开价300万元,但一大圈谈下来,对腾讯公司的估值,最高的也只给到了60万元。再如网易,再如阿里巴巴……

  2010年,田金涛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,进入搜狗工作。短短一年后的2011年6月,怀揣梦想的他就选择了辞职,招呼起4名情投意合的小伙伴,一起创办了香哈网。

  香哈网最初的定位是白领午餐网上订餐服务。“写字楼里那么多白领,大家总是要吃饭的,市场就在那里。”当时,看准了商机的田金涛团队在回龙观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民宅,招兵买马,团队扩充到了9个人。但很快,家底单薄的香哈网就遭遇了地面推广的困难——成本超出预期,而推广成果很不理想。更致命的是,大家对这件事儿并不擅长。田金涛意识到了公司业务需要转型,但如何转、向哪儿转,大家则一片迷茫。为了缩减开支,香哈网搬了一次家,搬到了另一家民宅,新的办公地点是顶楼,没有风扇,更没有空调,下雨的时候还会滴滴答答漏雨。

  “那是最困难的时候,9个人走了5个,还有两个人因为仍在读大四需要先回学校一段时间。我们其实只剩下两个人。”田金涛感觉那个阶段,比上大学都要艰苦很多,甚至出门买瓶售价1.5元的矿泉水,他都要考虑一下,先看看有没有卖1元钱的。“我们的事情还没有眉目,但已经欠债几十万元,我提出来大家都去工作,我自己坚持。不过他们三个人还是都坚持留了下来,我们出去借钱,并且两年时间没有拿工资。”

  有了这段经历,田金涛认识到,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和传统企业并没有区别,都是必须先赚钱养活自己,而非仅仅借助资本快速崛起又旋即衰落,所谓的互联网思维能够解决的是产品运营与营销,而公司的生存之道需要的则是“传统思维”。

  2012年,香哈网重新调整定位,田金涛选了件自己感兴趣的事——做“菜谱社区”。烹饪是田金涛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之一,他的父母都是农村小学的教师,工作繁忙使得他们常常难以照顾孩子,因而年幼的田金涛渐渐学会了做菜。谈到拿手菜,田金涛如数家珍:红烧肉、可乐鸡翅、土豆炖鸡、香菇炖鸡和鱼香茄子等等,并像一个孩子一样,反复夸赞自己的菜“真的特别好吃”。他意识到,“中国人爱吃、会吃是出了名的,既然如此,我们用互联网将数千年的美食文化加以变革发扬,一定有市场。而且厨房消费是每个家庭消费的‘大块头’,未来有上千亿的市场可供挖掘。”

  情怀并不能解决大家的吃饭问题,于是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借助这件事“赚钱”。之前实习与工作积累的经验让田金涛知道,社区是互联网站中广告转化率最高的频道,只要有流量,借助广告联盟,转化成收入不会太困难。搜狗的工作经历,更使他对做好社区产品、引入有效流量驾轻就熟。

  在“传统思维”的支撑下,香哈网仅依靠自身造血稳步发展了起来。2013年、2014年及2015年前4个月,香哈网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78万元、255万元及107万元。田金涛庆幸地说:“除了传统思维让我们不需受限于资本缺失,我们还很好地抓住了机会——就是PC互联网发展的尾巴,以及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开端。” 他们的香哈菜谱App于2013年上线,很快就积累了千万用户。

  或许和理工科院校毕业的背景有关,或许和小时候农村生活的经历有关,田金涛一直很推崇坚韧、务实、好学、执行力超强的企业文化。他说,这点应该是和自己的“调性”有关。

  早在华中科技大学上学时,“想做事”一直是田金涛的生活常态,他加入了IBM俱乐部、腾讯俱乐部,对互联网项目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学校的Hub系统就是他和一群小伙伴们搭建起来的。他所在的机械学院有个“社会大讲坛”,他申请成为工作人员,负责联系校外企业家、创业人物,这项工作也让他很早就接触到一些互联网创业理念,并于在校期间多次尝试创业。

  在香哈网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,田金涛和他的小伙伴们也是“卧薪尝胆”。大家承受的艰辛与压力几乎翻倍,没有工资,一周七天都在公司的情况十分常见,挑灯夜战更不用多说。夏日里酷暑难当,舍不得花钱买电扇,大家就光着膀子写代码。即便如此,香哈团队没有追随其他创业团队那样采用拉投资、做外包等方式缓解生存压力,而是依然用“最笨”的办法——坚持,寂寞而又专注地打磨用户体验,实现产品的迭代与完善。别的团队起码要两三个月完成的事,他们只要一半的时间就能搞定。“那两年压力巨大,对我们的团队来说是一种煎熬,也是一次考验。”田金涛回忆说,“但我们总算坚持住了,以产品为导向,就是把精力都放在产品上,不想做推广、不想去融资,因为这些都会分散精力。”他认为,互联网公司最后拼的一定是产品与运营。一个真正实现用户体验至上的产品一定不会缺乏用户,即使在没有大力推广的情况下,获得市场认同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对于App来说,维持用户粘性是难点,香哈菜谱维持用户粘性的杀手锏是它的美食圈功能。为了保证其美食帖和菜谱的真实性,香哈的系统对此进行严格的检测,细致到能够识别用户上传照片中所带的水印。而数据的及时更新、用户偏好的推送等更是团队进行技术优化的重点。

  团队的辛苦付出最终获得了来自用户的回报,香哈网站的流量伴随着市场认同迅速增长,2013年,流量带来的收入终于让香哈迅速实现了扭亏为盈。随后推出的香哈菜谱App也大受欢迎,被业界普遍认为具有用户粘性高和美誉度高的优势。其不仅关注用户数量更注重用户的质量,有别于同类产品,还将体质养生、食疗补养融入其中,做到更具人性化;活跃的美食生活圈,具有良好的粉丝互动效应,使得香哈菜谱App成为众多用户生活中的“必需品”。

  2014年底,计划冲击新三板的香哈首次提出股权融资计划,并很快获得了联创的千万元投资。协助香哈实现此轮融资的创途网投融资服务合伙人刘畅认为,香哈作为一款菜谱工具类应用,它的亮点是选择了做美食分享的社群经济,并且经过多年锤炼,产品形式历经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,用户在其中能够进行分享和深度互动。与一般移动互联网项目不同,香哈极高的用户粘性和活跃度来源于互联网时代奠定的用户基础,这种经过多年积累、淘汰后留存住的粉丝型用户群是没有根基的初创型公司不可企及的。这也是香哈厚积薄发的最大价值所在。

  2012年起步的香哈网绝不是国内第一家菜谱社区网站。早在香哈之前,豆果网和下厨房等已经有了相当的知名度,时至今日,这两家也已多次拿到千万美元级别的融资。

  香哈网决定转型菜谱社区的时候,田金涛认为,自己还有足够的机会,他执着地认定,对创业公司而言,有钱很重要,但有钱并不是最重要的。“最重要的是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做好产品”,何况很少会有网络社区的有效积累是可以通过烧钱来完成的。而且,香哈网和其他两家在用户定位上有区别。

  “香哈选择二三四线城市用户为服务的重点。” 田金涛分析指出,这些用户的需求和一线城市的用户不一样,他们更爱热闹、爱分享,也更忠实,在网络社区里的黏着度会更高。香哈团队大都来自于位于湖北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,生活、学习的圈子也使得他们更了解二三四线城市的生活。

  在数年的默默耕耘之后,香哈终于选择了进入资本圈的视线,一是因为新三板市场已经相对完备,二是田金涛敏感地意识到,随着豆果美食和下厨房自去年以来的大额融资,可以预见的是产业格局的发展将会带动深度洗牌。“顺势者生,落后者死是一个客观定律,我们要不断加速超越才能生存发展。”

  目前,香哈网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各广告联盟,例如今年前4个月,百度对它的收入贡献达到71.99%,阿里妈妈贡献收入24.18%。借助广告联盟虽然稳定,但发展到一定阶段,想进一步提升却是很难。去年起,豆果美食和下厨房已经着手布局电商,将社区的流量导入到生鲜电商行业。

  豆果美食副总裁朱虹表示,根据官方数据调研分析, 80后和90后已成为国内市场新生的消费力量,他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。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,年轻一代回归家庭餐桌的愿望非常强烈。为此,豆果另辟蹊径,在吃上做减法,打造“半成品”快捷消费概念,烹饪简单的食材,使人人成为大厨,更好地帮助年轻人实现回归家庭的愿望,获得心灵上的满足感。销售数据也证明了半成品受青睐程度之高。

  投资了下厨房的华创资本合伙人吴海燕也认为,社区一直是用户黏着度很高的互联网产品形态。移动互联网快速形成了新的社区形态,用户花在社区上的时间更碎片化也更多了,并且细分、垂直社区代替了之前PC时代大型BBS等社区形态,形成了更丰富的以用户为中心的内容贡献方式、更强的自媒体属性和更个性化的用户互动方式。电商行业的流量获取、转化、保留,如果能够和移动社区进行有机结合,会产生化学效应。优秀的互联网社区,有自然生长的用户基础、丰富的UGC内容、强用户互动和高用户黏着度,这些都使得“社区”实际上成为传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公司的一块虚拟资产。

  田金涛为香哈网的发展设定了几个阶段,此次拥抱资本市场是香哈团队新阶段的一个起点,近几个月的人员快速扩充,也正是为这个阶段的硬仗做准备。“将来,香哈网将开拓厨房经济、共享经济、粉丝经济、餐饮文化经济等多种经济模式。”田金涛说,“下半年,我们首先要切入的是生态农业电商,从健康养生方向,在食材品质上下功夫,为香哈用户提供特色产品。”

  如果说,选择菜谱社区是田金涛的一次巧妙布局,扬长避短地避过了同行者的锋芒,那么接下来的电商之路则势必会将香哈置身于短兵相接的竞争之中。田金涛踌躇满志,他相信作为互联网“原住民”的一代,一路踏踏实实前行的香哈团队会再创造出一个新的商业奇迹。